• 2012-03-13

    突然想起。

    好像自从有了微博,就很少来这个地方了。洗澡的时候突然想起还记得这里的账号和密码么?写过的这么多东西。不过还是进来了。哈哈。

  • 乖儿子。每天洗完澡出来就发现它在浴室门口趴着等我。妈妈的小棉袄哪。最近SEVEN肠胃不好,前几天便便带血,还呕吐了两次。又开始无限期调理肠胃中。把SEVEN接回家这么2年多时间才发现金毛是如此的脆弱,不管皮肤还是肠胃都太过敏感。尤其它还穿心莲严重过敏到有一次心脏衰竭。说好你要跟我一辈子哪,不得管。必须健健康康的。我爱你至死!

    圣诞节。我们的烈焰红唇之夜。

    昨晚一直睡不着,无奈只有看书又看到凌晨6点才迷糊睡去。

    我知道这样不好,难道就不能给我个痛快让我义无反顾骄傲的走?这样无止境的等下去消极下去啥时候才是个头啊??

    烦躁不堪烦躁不堪!

    奶奶后天也要开始上班了。

    好像梦想一遭遇现实就从来都一文不值了。

    这是种无限消极的态度。

    除了等,我还有啥可以做的不???

  • 2010-11-01

    转折点。 - [罗里八嗦!]

    就是这次拍摄经历让我决定了很多东西。就是这张烂木床差点被我压垮。原来广角镜头下我的蹄花儿那么长。给我1-2年时间。我变给我看。

    这算不算是一个转折点。

    可可说。它刺激了我们的某些东西,下定了某些决心。

    圈说,期待破蛹。

    我们的确是需要一些奋发和改变。

  • 2010-10-12

    酸涩难当。 - [纠结!]

    刚下班途中遇一老者。穿了一套质地很旧的西服。

    估计是才买的破烂电力三轮想以此为生。耳朵不太好使。

    没多想我就坐了上去。问到我家多少钱,他把耳朵凑近我听了2次,又思索了半天说“你就看着大概多少给吧,看姑娘你也是个好人。”

    我估摸着大概是第一天出来还不了解每段路程的价钱也不认识路。

    随后老者在一个在建工地旁停了车支支吾吾的看了我良久说,姑娘,我能不能去小便一个?

    我说你去,我帮你守着车等你出来。他出来却一直对我道谢。口气卑微的让我很是难受。

    一路边给他指着方向边掏身上的钱。本想多给老者,但又怕他觉着我是同情。想了一路,最终还是决定把身上所有的零钱都给他。

    下了车,我把卷成一团的钱都塞给他转身欲走。却听他说姑娘你怎么给这么多。其实也根本不多,算来算去也就十几二十块钱。我只好回头说没关系,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多少钱。

    结果他两个拳头一握就给我作揖连声说姑娘你是个好人,你一定会长命百岁,洪福齐天,大富大贵等等。估计老人是把他所能想到的词都说了几遍还一直给我作揖。我心下震动不已,总觉得像哽了个什么东西在胸口有点喘不过气来。

    后来直到我进了小区大门,老人还在刚才停车的地方看着我。

    向来见不得老年人都快白发苍苍了还在四处奔波风餐露宿。更何况是如此。

    无法形容的酸涩难当。。。。。

    如果儿女孝顺一点争气一点,如果国家再对老人们多加照顾点,他们肯定就不至如此,就能很好的生活了吧。

    不过也只是我的想法而已。我自己见不得所以难受。遇到一次难过一次。

    真希望老人能不要出来拉电力三轮了。天气越发的冷,耳朵又不大听的到了。不说过上多好的生活,有多少钱,至少可以保证自己一日三餐和保暖御寒没有问题不用那么辛苦就好了。

    我能做的也只有祝福吧。还不是一样无能。

    万恶万恶万恶。。MBD。。这个世道。。。你们懂的!!!

    从头到脚都不舒坦!

  • 想了很久才下手的项链。很是我的菜。一拿到立刻拍了照看戴着怎样。

    但是怎么办,还有好多好多Alchemy Gothic的项链我都爱得死去活来!我什么时候才能中个500W?

    等中了500W姐一款买10条。一天戴一条,还剩3条拿来丢!

    为毛我如此有吸血鬼情节,为毛啊为毛啊为毛?

    昨天我的密集综合恐惧症又意外爆发了。

    上开心网看转帖,一不小心就看到一篇超级无敌恶心的蜱虫帖子。其中一张照片是一只活生生被吸血吸死的狗狗。两片耳朵上密密麻麻全是蜱虫。我在看到的一瞬间就疯狂了。发抖,恶心,想吐,一身发冷起鸡皮疙瘩。然后我再看看SEVEN,瞬间就有种想把它一身皮都剥了的冲动。虽然我知道它身上绝对不可能有这种东西。但是我还是怕得要死。我叫来大爷,让他把SEVEN一身都摸个遍,包括4个脚掌的脚趾缝,最后抖着手用棉签挑开它两片大耳朵。检查完毕就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浴室洗了半个小时的澡。总觉得浑身都在发痒,一阵狂挠过后我发现,额,我的手被我自己抓得稀烂。

    今天和奶奶聊天,奶奶看到我签名问我。你又看到撒子了?我就把帖子发给她。然后她在沉默了5分钟过后说:

    “不行了,我不给你说话了。儿豁。我需要缓冲。我现在看到你就想起了那张图。”

    我的错!

    我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些JB东西怎么会恶心到如此程度!

    这次又要缓多久嘛???

    万恶的密集综合恐惧症!GNMD!GNMD!GNMD!!

     

     

  • 01年8月11日。坐了8个多小时火车到西昌参加一场婚礼。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因一直觉得人情淡漠。

    西昌的太阳晒在皮肤上生疼生疼的,但在入夜后就异常的凉爽。橙子在一个星期里很迅速的黑了一大圈。

    吃了1次网烧,2次醉虾。

    想去泸沽湖的计划没有实现。

    因此大部分时间我和橙子都是呆在酒店房间里。哪也不去。

    酒店网络出了问题,头3天我们就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看电视里的低俗偶像剧打发时间。

    14日夜。最后的单身派对。我们都有点高,喝了一杯又一杯直到凌晨2点。第二天一大早送亲的时候都挂个硕大的黑眼圈强打精神。

    但还是很开心。

    很美丽的新娘。

    记得那晚,你说,你要记得你是最幸福的。我说,你也必须要幸福。

    于是忽然发自内心的。不枉此行。心甘情愿。

    而橙子一直陪同左右。醉酒也好清醒也好。而每每此时,我都觉得我的爱又多了一分。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强烈的感觉到我们彼此需要。

    本来预定16日晚回成都。结果意外的没有火车票。于是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进西昌容易出西昌难。

    异常的想回家。想SEVEN。最后还是橙子拖朋友搞到了2张票。结果在清晨6点半一出成都火车南站我的手机就掉了。。。

    我的生日礼物啊。。偷手机的死全家。

    近几日PPY搬来了家里住,富贵也接了过来。天天富贵和SEVEN两个小东西就在我身边玩耍或者睡觉。我才更加发现了SEVEN的是个脾气多么好多么乖的小儿子。

    一般对于狗狗来说都要吃醋和争宠。但SEVEN不,不但对富贵尤其友好,还从来不争抢任何东西。玩具给富贵玩,晚上睡觉的时候会给富贵留很大一个空间以保它能睡得舒服。富贵睡不惯笼子在笼子里叫的时候SEVEN就很委屈的看着我以为是他的错。晚上带2个小东西出去溜,SEVEN走2步就会回头等富贵。

    我很自豪。SEVEN你怎么能这么乖。

    时间快得有些不可思议。转眼2个月即将过去。我也要开始为自己打算了。

    加油。

  • 很暴躁。

    无比暴躁。

    无法控制无法忍受的暴躁。

    暴躁到连一个笑都挤不出来想破坏一切能够破坏的东西。

    我这样到底好不好。

    杨总说,来,小梁,给钟老师讲个笑话,钟老师心情不好。

    于是小梁手拿拖帕站在我们面前说:

    小明考试不及格,回家。

    妈妈说,你给我跪佛像前,佛祖没叫你起来不许起来!

    可是妈妈回来的时候小明已经不见了~

    妈妈叫小明回来说,佛祖明明不会说话你怎么可以起来!

    小明说,佛祖说了啊。佛祖说,OK啊!

    (请自行回忆佛祖的手势)

    。。。。。。。

     

  • 新朋友。李富贵。鹏哥的小儿子。

    耳朵像兔子一样的只有我手掌那么大的小富贵。

    即便你模样再可爱再销魂,也无法掩饰你是个饿死鬼投胎的事实。

    好吧。我们都如此爱你。

    快快长大来和SEVEN哥哥玩。

     

  • SEVEN一岁啦。不知道是不是长大了的原因,最近几天好乖。身上香香的,一直赖在我给他做的小铺盖上陪我上网。没事我就紧紧抱着这个大宝贝取暖,最喜欢的就是亲亲他的脑袋和耳朵。但是天气突然降温导致了他上呼吸道感染,一直都有点咳嗽。于是我给他买了件相当帅气的羽绒服。好期待!哈哈……我儿子怎么长那么帅捏??!爱死了!

    儿子的生日蛋糕。哈哈旁边那个大缺口是我这个无耻的妈偷吃儿的!因为他不能吃奶油和巧克力,于是除了蛋糕底层,其他全进我和他爸的肚子啦=。=

    给张总过生。一群人就坐在饭桌前一直喝酒,抽烟,聊天。一直到凌晨3点我实在刚不住了先上了床。不过很开心。就是这样和朋友说说话都觉得很开心。

    菲。

    橙子在家做牛排和奶油蘑菇汤。瘤子带来了他的lafite。我,橙子,燕儿总,晴朗,瘤子又在家美美的吃了一顿。可怜的靳师要排练来晚了造孽的泡了碗方便面。哈哈哈哈

    好开心好开心。我最喜欢家庭聚会啦!

  • 2009-10-30

    miss you so much。

    11月了。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我都说钟老师又裹得像个球一样了。不止是衣服穿得多,也胖了很多。我觉得我不能再像这样无止静的胖下去。我得想点儿办法才行。

    整个10月都过得混混噩噩的,从大理回来身体几乎就没好过。病假也请得多了。不仅仅是因为身体原因,我很消极。我厌恶到学校去。一想到到学校去我就会想起W。一想起她我就下意识的狠狠抗拒。不知道是一种逃避还是一种害怕。

    所有的人都若无其事的玩笑,工作。仿佛从没有过这么一档子事情,这个人从未在他们面前出现过。看不出一丝丝的悲伤或者怀念。甚至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摆出一幅很了不起的样子说“我反正把生死已经看透了,小心我也有抑郁症哦!”我真的很想当场扇她几耳光。怎么有人这么无耻的拿一个死人来开玩笑或是来显示自己的伟大,也不怕遭报应。真他娘的恶心!

    H搬来了图书室陪我。22盏灯坏的16盏也被周师修好了。我的办公室终于明亮起来了。没课的时间我就在办公室看带去的碟子。除了偶尔来2个借书的人,基本上没几个人走得到图书室来。我很满意。

    但还是会想起她。经常,无时无刻的。

    这么长的时间仿佛都用来回忆了。虽说相处时间不长但又总像回忆不够那般任时间静止。不停的重复一些片段又不停的想起一些被遗忘的片段。

    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但失去后才花大把大把的时间来回忆又有什么用。

    虽知无用但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应该说是没法控制才对。只要有一点喘息的空间我的大脑就很自然的钻出这个名字钻出这件事我想把它使劲儿挤出去都不行。

    我的大脑从十月二号开始就不得安宁。

    我想也许是我的困惑和问题太多了,所以我放不下,所以我如坐针毡,我耿耿于怀。比如我突然想起有一段时间她一直契而不舍纠缠着我问的问题“假如有一天我死了,你会不会想我,会不会伤心?”被问得烦了我就回答她你既然都死了我还想你做甚?

    其实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很厌烦这类问题因为我害怕死亡不想直面并且我就没有当过真。我很后悔我悔的肠子都青了如果我给她个拥抱如果我认真点如果我们的座位还是面对面如果她还是像原来到图书室来找我哭诉如果我们还是经常在吴丹的旗袍店见面如果我叫她出来吃饭那次她出来了……

    如果,太多的如果。

    太多的因果关系纠缠却结不出一个善果。

    我从未想过我身边会有人一心求死。

    真的。

    所以我很困惑。

    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一个人是如何一边正常工作生活一边偷偷计划好所有的一切然后扳着指头数自己的时间。包括存款遗言时间地点位置。一丝不漏。这很可怕,我无法想象的可怕。

    她是怎样做到滴水不漏的陪父亲逛街吃饭而后第2天就跑到象征自己年龄的27楼纵身跃下。

    其实她是在笑吧。数着自己时间的同时以一颗怜悯而微嘲的心看着周围麻木盲目的人群。

    她已经无数次无数次的在心里和这个世界告别了吧。以至于在最后的时刻那么义无返顾不留一点点余地再也不想回头看一眼。

    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想。我之所以想要说这些废话是因为前几天我又梦到了她。

    第一次是10月2日当晚。我辗转难眠,相当暴躁。无数的人给我发短消息。而都只有关于她生死的一句话的时候。我看一次手机便觉得心脏狠狠的抽搐一次。完全无法接受。睡不着,快天亮时迷迷糊糊的梦见两具尸体。一具在地上血肉模糊快分辨不出来了。另外一具是一个穿着黑底暗花旗袍的女子虾米一样蜷缩在地。分明就是有次开会她坐在我身边的样子,那次我们还相互调笑,她笑的灿烂如花。梦仿佛是要我猜哪一个才是她。其实我知道第一种是来源于我心底最深的恐惧,我害怕她摔怀了我不敢想象但是我又控制不住的要胡思乱想。直到几天后彭告诉我她看起来很安详像睡着了一样我才慢慢的释然了很多。我觉得人要完整的来完整的去,支离破碎绝对不应该是我们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印象。

    然后是前几天,梦境不长,但我很清晰的记得一切如常。我所说的一切如常是就像以前的无数次无数次那样,我和她在一起聊天,说话,笑。再正常不过的场景。让我觉得很安心。

    然后昨天在办公室遇到彭她拉着我说,前几天她梦到她了,梦里大家在一起聊天。而且W和她坐得很近,从没在现实中那么近距离过。而且W很快乐,变得非常漂亮。

    彭说,你说她是不是回来看我们了?

    我本来很讶异彭和我梦境的相似,但随着她的那句话我一下就笑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她现在也许真的很快乐。

    我的办公桌一直摆着有一次学校组织出去旅行回来她送给我的一套小茶具。

    她说“姗,你看看除了我还有谁会这样惦记着你。”

     

    其实真的到现在我都没办法把她当做一个已故的人来看待。而是觉得似乎是去远行了。

    恩,远行了啊,其实我真的很想你。